内网 中文EN
加快建设现代区域发展体系
2021-07-09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1年7月9日总566期 作者:周维富(工业经济研究所)
分享到:

  区域是经济社会发展和生产力布局的空间载体,是现代产业体系和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重要支撑。我国历来十分重视区域经济发展布局和区域发展体系建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相继提出了东部率先、西部开发、东北振兴和中部崛起等区域发展战略。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又提出了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一系列重大区域发展战略,积极构建纵横联动、优势互补的区域经济新格局,成效明显。但也要看到,由于种种原因,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差距仍然较大,区域分化现象较为明显,无序开发与恶性竞争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较为突出。解决上述问题,亟待从多个方面入手,加快建设现代区域发展体系。

  健全完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体制机制

  首先,要健全完善区域协调发展统筹机制。建立现代区域发展体系,需加强国家区域发展重大战略的融合发展、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统筹发展。要抓住“一带一路”建设加速推进的契机,加强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战略之间的融合发展,统筹解决区域发展重大问题。要统筹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发展,坚持“输血”与“造血”相结合、产业转移与产业升级相结合,鼓励发达地区通过开发区、园区、“飞地”等平台跨区域运营,扶持和帮助欠发达地区建立承接产业转移和产业合作的园区载体,统筹支持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共建科技创新平台和产业发展平台,推动形成跨区域的产业分工协作,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推动区域产业链、供应链和创新链协同发展,打造区域产业链和价值链螺旋上升的良好发展格局。

  其次,要健全完善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应着眼国内国际双循环,加快破除区域的行政性壁垒,促进区域要素市场一体化。要围绕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等重点区域,编制一体化的发展规划,制定相关的发展政策,以推动资本、技术、产权、人才、劳动力等要素资源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最大限度地降低区域内和区域间要素资源的交易成本和配置成本,进而实现区域生产率的提高和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再次,要健全完善区域合作机制。应积极发展各类社会中介组织,有序发展区域性行业协会商会,鼓励社会力量组建跨地区跨行业产业、技术、创新、人才等合作平台,探索建立统一规划、统一管理、合作共建、利益共享的区域合作新机制,推动区域间产业分工、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环境治理、对外开放、改革创新等协调联动,提升京津冀地区、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的合作层次和水平,加快推进长江经济带、珠江—西江经济带、淮河生态经济带、汉江生态经济带等重点流域经济带上下游间合作发展,鼓励晋陕豫黄河金三角、粤桂、湘赣、川渝等省际交界地区合作发展。

  最后,要健全完善区域间利益补偿机制。根据当前国土空间划分,不同的区域有着不同的主体功能定位,不同的主体功能定位意味着不同的发展权。比如生态功能区主要承担提供生态产品的功能,粮食生产功能区、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和特色农产品优势区主要承担优质农产品的安全、稳定供给的功能。不同的发展权导致区域之间实际收益有较大差异。同时,我国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和资源价格形成机制尚不十分健全,资源开发地区和资源消费地区也有较大的收益差异,健全完善区际利益补偿机制,是调整区域利益失衡、促进产业与经济协同发展的重要手段。要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理念和“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系统思想,按照区际公平、权责对等、试点先行、分步推进的原则,建立健全“保护责任共担、流域环境共治、生态效益共享”的市场化、多元化横向生态补偿机制,鼓励流域上下游之间通过资金补偿、项目补偿、对口支援、基本公共服务共有共享、碳排放交易等多种方式建立公平合理的横向补偿机制,更好地促进城市化地区、农产品主产区、生态功能区共同发展。

  构建统一高效的区域发展管理机制

  设立权威、综合的区域发展专门管理机构,加强区域立法,是建立现代区域发展体系的重要组织保障和法律保障。目前,我国区域发展管理体系建设还比较薄弱,管理机构职能交叉重叠,资金多头分散,缺乏统一协调的管理机制和稳定的资金渠道;区域经济发展以行政区为界线,缺乏区域间的互动机制。为此,有必要借鉴发达国家构建区域发展管理机构的成功经验,进一步明确政府职责定位,完善管理机构设置,加强立法工作,保障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长期稳定实施,确保“一张蓝图绘到底”。建议根据客观实际发展需要,对目前各类区域经济管理机构进行科学整合,建立权威、统一的区域发展管理机构,统筹研究制定区域发展战略、区域规划和区域政策等,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同时,加快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立法工作,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法治化进程。要研究论证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法规制度,明确区域协调发展的内涵、战略重点和方向,健全区域政策制定、实施、监督、评价机制,明确有关部门在区域协调发展中的职责,明确地方政府在推进区域协调发展中的责任和义务,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研究机构、企业在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商品和要素市场

  在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建设中,市场发挥着主导作用。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打破影响区域间要素自由流动的行政壁垒和地区壁垒,建设全国统一、自由开放、竞争有序的商品和要素市场。尤其要加快废除妨碍市场统一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营造规则标准互认、要素自由流动的市场环境。具体措施包括:加强信用、金融、信息、产品质量、公共服务、食品安全等领域的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的协同;全面实施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消除歧视性、隐蔽性的区域市场准入限制,建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动态调整机制、信息公开机制和区域协调机制;支持建设跨地区、跨行业的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鼓励共建科技研发和转化基地;探索建立企业需求联合发布机制和财政支持科技成果共享机制;清理城市间、区域内因技术标准不统一形成的各种障碍。

  促进区域公共服务均等化

  推进公共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社会服务、住房保障、卫生体育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使全体国民都能公平地获得大致均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是建立现代区域发展体系、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目标之一。目前,我国区域间基本公共服务不均衡问题还比较突出,中西部地区基本公共服务的质量和水平与东部沿海地区差距较大。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完善转移支付制度,深入推进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逐步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标准合理、保障有力的基本公共服务制度体系和保障机制。对于财力不足、财政收支缺口大的欠发达地区,中央政府要加大支持力度,扩大转移支付规模,加快完善针对财政困难地区支持机制,不断提升财政困难地区基本公共服务的财政保障能力,尤其要增加对重点生态功能区、农产品主产区、困难地区的转移支付,逐步缩小其与发达地区在公共服务水平方面的差距。在符合其他条件的前提下,尽可能将公共事业机构、设施和项目布局在欠发达地区,以便更好地发挥带动作用。要充分利用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建设方便快捷高效的公共服务平台,推动公共服务资源在更大区域范围内的共有共享,加快建立医疗卫生、劳动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跨区域流转衔接制度,促进劳动力跨区域合理流动。

责任编辑:常畅

澳门利高游戏 澳门上葡京平台怎么样 大众彩票洗码 太阳城星级百家乐游戏 皇家88平台注册
天堂鸟娱乐场 极速时时彩计划 皇冠走地即时比分 永利博备用网址 88游戏管理登入
ag游戏庄闲 2013中国足球队队服 外围赢了怎么提现 通搏娱乐手机版客户端 拉斯维加斯官网登入
太阳城菠菜平台 澳门云鼎代理官网 澳门网络网上博彩